新闻资讯

红酒配中餐你感受下

  1月23日下午,2019中国仁怀首届春节“茅台酱香•万家共享”酒文化传播灯会新闻发布会在茅台国际大酒店举行。灯会旨在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营造欢乐祥和的新春佳节氛围,进一步提升仁怀市酒旅特色产业发展核心竞争力,打响仁怀国酒、仁怀旅游两大特色产业品牌,同时向社会展示近几年来仁怀经济多元化发展成就,将是一次规模宏大、内容丰富、文化内涵深厚的新春彩灯盛会。

  葡萄酿酒发酵过程中,会将糖分等物质转化为酒精,然后会产生大量气体,气体在完全密闭的容器中越来越多,产生出巨大的压力,一旦超过容器的承受限度,容器就会被炸开。因此,人们在自制葡萄酒时,容器内一般要留1/3的空间以备发酵,盖子不要盖得太紧。装满自酿葡萄酒的容器就是一枚定时炸弹。

  没见过就out了。中国人喝红酒不一定非得配法餐,要不喝瓶红酒的门槛就太高了。红酒来到中国,也演变出中国式的配菜方式。川菜也好粤菜也罢,夏天也好冬天也行,不同的酒咱们自己换着喝。

  见过夏天吃烧烤带瓶红酒豪饮的吗?见过做了一桌子川菜喝红酒的吗?见过吃月饼、豆沙糕、春卷配红酒的吗?

  没见过就out了。中国人喝红酒不一定非得配法餐,要不喝瓶红酒的门槛就太高了。红酒来到中国,也演变出中国式的配菜方式。川菜也好粤菜也罢,夏天也好冬天也行,不同的酒咱们自己换着喝。

  上海菜清淡素雅,川菜惯用麻辣,鲁菜强调鲜脆嫩、葱香酱香突出,粤菜清而不淡、鲜而不俗,豫菜调和五味,中国的餐饮文化如此博大精深。

  “中国餐饮文化的格局是一个庞大的系统,支脉、流派很多,这也造就了中国人餐桌上菜品的丰富性。”ESW(逸香)高级品酒师田晓明认为,中国餐饮文化与世界葡萄酒文化的相遇是一个奇妙的过程,“但过多的、故作高雅的葡萄酒文化宣传反而使得葡萄酒被妖魔化,认为酒是一桌菜的重点,过于突出酒在餐桌上的作用。”

  在中国,餐饮文化的主题依然是情感的交流,融洽的氛围,真挚的情感,“酒不是主导,餐饮文化也不等同于酒文化。”

  这样一来,我们关注中餐搭配什么样的红酒是否有意义呢?是否会影响红酒本身的价值和属性?

  田晓明认为,从常识的层面来看,掌握一些中餐与红酒搭配的基本知识是有用的,但过于纠结、钻牛角尖式地挖掘个中关系,论证其好坏、优劣是没必要的。

  他说:“葡萄酒是丰富且口感不断变化的,每款酒都有各自的口感和个性,搭配味道相近或互为映衬的菜品,能够起到烘托作用。二者有机结合是可以锦上添花的。”

  除了掌握“红葡萄酒配红肉、白葡萄酒配白肉”的常识以外,需要注意的是,高单宁的干红忌与生蚝、鱼片搭配,因为高单宁会严重破坏海鲜的味道,甚至产生一种令人生厌的铁锈味儿。

  “同样,高单宁的葡萄酒也不适合搭配川菜,如夫妻肺片、毛血旺、水煮鱼、麻婆豆腐等,高单宁会加重菜品的口感,无法起到压制、中和作用,反而让辣更辣。”田晓明说。

  

  为了让读者感受到口感的映衬作用,田晓明做了一个实验——用上了西瓜、柠檬和干白。

  他说:“吃一口西瓜,再喝干白,口腔酸涩难忍,口感很差。因为西瓜很甜,再喝干白时,干白的酸涩感会加重。而先尝了柠檬,口腔是酸的,再喝干白,一定会觉得干白太棒了。所以说,吃酸的东西喝干白是比较好的搭配。”

  相对而言,豫菜口味适中,个别菜品味道重一些,可以搭配干红和香槟。熏肉的烟熏味重,适合搭配经过橡木桶陈酿的、有年份的酒,可以更好地烘托肉质的细腻感。

  田晓明说,如果找不到合适的酒搭配时,就选香槟,它是百搭。“季节不同,选酒也有学问。夏季适合喝干白、香槟和冰酒,而冬季喝干红是不错的选择。”

  天然型气泡酒的口感悠长而持续,令人愉悦。清新四溢的新鲜水果气息,搭配水果什锦和蔬菜沙拉可以使清爽的口感拉长,绵延。

  半干型气泡酒结构爽滑的同时伴随着奶油的香甜,口感紧凑密集,搭配糕点可以起到很好的映衬作用。

  桃红气泡酒有着樱桃、草莓等红色浆果的香味,表现力强,可以餐前开胃,也可以搭配水果甜点和水果沙拉,搭配虾仁汤和炸鸡可以去除油腻,保持甜蜜。

  长相思回味比较干净,可与生食、贝壳类、鱼类搭配,但中餐多以熟食为主,同样也适用。

  霞多丽有着新鲜奶油、菠萝和异国水果的香气,适合搭配海鲜、生食类、沙拉,与中餐的宫保鸡丁也是不错的组合。

  美乐能够散发出覆盆子果酱的香气,单宁轻盈柔软,有悠长持续的水果香,适合搭配菌类和烧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