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山东淄博的酒文化是怎么样的怕酒桌上闹笑话

  在中国,与官人、商人、匠人、农人相比,文人似乎和白酒更有缘分。因醉酒而获得艺术的自由状态,是文人解脱束缚获得艺术创造力的重要途径。先秦两汉时期的《古诗十九首》中,已经有云:“饮醇酒,炙肥羊,请呼心所欢,可用解忧愁。人生不满百,常怀千岁忧。”魏晋南北朝的名士们,嗜酒如命的刘伶在《酒德颂》中有言:“幕天席地,纵意所如。兀然而醉,豁尔而醒。静听不闻雷霆之声,孰视不睹泰山之形。不觉寒暑之切肌,利欲之感情。俯观万物,扰扰焉如江汉之载浮萍。”到了盛世唐朝,酒与青春和诗三位一体,青春的光彩由酒来激发,由诗来张扬。“李白斗酒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杜甫《饮中八仙歌》)喝起酒来连皇帝老儿都不买账,更何况其他。就连平日里给人老成持重、苦大仇深之感的杜甫,也会禁不住高唱:“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做伴好还乡。”(杜甫《闻军官收河南河北》)从宴殊的“一曲新词酒一杯”到苏轼的“几时归去,作个闲人,对一张琴一壶酒,一溪云”,再到辛弃疾的“醉里且贪欢笑,要愁哪得工夫”,婉约抑或豪放的宋词,同样少不了白酒这款佐料。到了元明清,中国四大名著里,《三国演义》有关羽温酒斩华雄、曹操刘备煮酒论英雄的情节;《水浒传》中武松酒后打虎、醉打蒋门神,鲁智深醉闹五台山,梁山泊好汉们大块吃肉大碗喝酒;《红楼梦》里姊姊妹妹饮酒赏花作诗的盛况,更是不胜枚举。

  “作为中国的国粹,作为中国人情感交流的载体,白酒是中华民族文化符号之一和特有的文化内涵,‘中国酒文化’选修课就是向学生传递这一信息。”王富花坦言。(王小亮 文/图)

  经过短暂的接触后,我们都回家里表明了心扉,我的父亲从来都是尊重我的选择,他的父母其实一直知道我,只是从来没有见过面,于是我接到红霞及他父母的邀请,来到未来岳父岳母家,头一两天还好,可是到了第三天就露出了马脚,那天我和她及她的二哥,二嫂在他大哥家吃饭,他二哥非常能喝酒,可以用海量来形容,我也不甘示弱,就这样推杯换盏,你来我往,很快我就喝醉了,那天我俩一共喝了两瓶白酒,外加几瓶啤酒,喝醉之后,我那酒疯耍的,真可以用淋漓尽致形容,这就是我留给她娘家的第一印象,好在她的两个哥哥都喝酒,另外看我不喝酒还像个人,才勉强答应了这门婚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