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的御用歌曲词作者,台湾乐坛著名词人方文山来到古城绍兴采风。据悉,方文山此次绍兴之行不仅仅是为了游赏古城风貌,更多的是为了给自己正在酝酿的歌词新作寻找灵感。据陪同其游历的工作人员介绍,一直都专注于中国古典文化,和周杰伦完美配合打造出多首中国风古典名曲的方文山,在写出了《兰亭序》中“牧笛横吹,黄酒小菜又几碟”的歌词后,对黄酒产生了极大兴趣,有意向为黄酒以及黄酒之乡古城绍兴撰写一篇歌词新作。而这篇新作将很有可能由老搭档周杰伦谱曲并亲自演唱。

  绍兴作为一座拥有2500多年历史的悠久文化古城,被称作“没有围墙的博物馆”。漫漫纤古道,悠悠鉴湖水。如画的江南水乡中,轻舟于飞架的石桥间缓缓穿越。这里曾有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曾有越王勾践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曾有兰亭集序,流觞曲水而畅叙幽情。丰富而源远流长的古文化给这座美丽的古城添加了美丽又神秘的注脚,分外令人仰慕神往。同时,绍兴又因盛产名酒而被称作“酒乡”。绍兴黄酒声誉斐然,清朝时被评为全国十大名产之一,同时有着悠久的历史,从春秋时的《吕氏春秋》记载起,历史文献中绍兴酒的芳名屡有出现。尤其是清代饮食名著《调鼎集》对绍兴酒的历史演变,品种和优良品质进行了较全面的阐述,在当时绍兴酒已风靡全国,在酒类中独树一帜。此次绍兴之行,方文山先后游览了中国黄酒博物馆、兰亭、府山越王殿和中国黄酒集团的中央酒库。在游览过程中,方文山接受了记者采访。在被询问到其为歌曲作词的创作灵感时,方文山表示“写在歌词里的那些古典传统文化,写之前我大多没有接触过,完全是靠想象。其实,我写词主要不是靠灵感,而是观察和想象”“比如这是我第一次来绍兴,第一次喝正宗的黄酒,发现和我想象中的不一样”。方文山解释说,绍兴黄酒驰名全球,他之前在台湾曾经喝过,但亲自到了绍兴才发现与真正的绍兴黄酒味道不一样。台湾的绍兴酒呛一点,烈一点,而真正的绍兴黄酒却要更醇,更甜。“而且,真正喝黄酒讲究礼仪,元红、加饭、善醸、香雪这四种按着顺序来,正反映出儒家文化的礼仪传统。”儒家文化的经典代表,黄酒中传承的万载乾坤酒文化一直是中国古文化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书剑琴棋诗酒花,这是中国古典风物与文化信仰的高度概括。读书仗剑行天下,抚琴按弦,黑白错落的棋子纵横间,吟诗赏花,对酒当歌,一壶浊酒,万古无忧。文人骚客嗜酒,斗酒诗百篇;剑客侠士嗜酒,一壶走天涯。黄酒是世界三大古酒之一,是中国酒文化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是儒家文化的最佳诠释。儒家认为,酒是作用于精神的东西,可使人为善,也可使人为恶。酒虽有利弊,但适度把握,裨益颇多,酒功能有三:一可解除疲劳,恢复体力;二可药用治病,滋补健身;三可成礼。黄酒味甘,性平,醇厚绵长,可以说,中国儒家主张的礼治与黄酒的温文而雅可谓是一脉相承,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而黄酒中,又以绍兴黄酒最享有盛名。古人饮酒多饮黄酒,从民俗传统上来看,广为传颂的女儿红、状元红、竹叶青、瑞露、堂中春等,均是绍兴黄酒的著名分支。从酿制方法上分,元红酒,加饭酒,善酿酒和香雪酒又是我国宝贵的文化遗产。《调鼎集》中把绍兴酒与其他地方酒相比认为:“像天下酒,有灰者甚多,饮之令人发渴,而绍酒独无;天下酒甜者居多,饮之令人体中满闷,而绍酒之性芳香醇烈,走而不守,故嗜之者为上品,非私评也”。可以说,绍兴黄酒是中国酒文化的巅峰之作,其发展,也是中国酒文化历史的缩影。

  中国风大行其道,方、周二人引发流行乐坛复古潮流《东风破》《发如雪》《菊花台》《青花瓷》《兰亭序》10年间,周杰伦与方文山这对搭档靠多首经典的中国风曲目,让歌坛掀起了一阵又一阵的“中国风”。这些传唱甚广的中国风名曲,在让周杰伦和方文山成为了中国乐坛叱咤风云的风向标。有人说,方文山是靠周杰伦走红的,不然他或许一辈子都会像其他词作者一般默默无闻。也有人说,周杰伦的成就得益于方文山,没有方文山的作词,周杰伦不会拥有如此之大的成就。但从根本上而言,还是两人绝佳的默契配合,和把握流行的同时,对中国古文化的向往和传承,让周杰伦和方文山能够笑傲中国乐坛。传情达意的优美韵脚,婉转悠扬的琴瑟协调,扑面而来的是那余韵悠长的文化意境。寻常巷陌的暮影夕照,江山马蹄下的盛世烟花,斑驳城门掩住那辗转情债,三千流水洗净了轮回铅华,几世春秋的悲喜变迁,都化作一宫一商,余音绕梁。可以说,是方文山和周杰伦给古风流行歌曲注入了新的生命,而古风流行歌曲,也让二人的事业上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而现在,周杰伦和方文山终于将目光锁定在了传承正统儒家文化的绍兴黄酒上。据悉,周杰伦也已经做好了准备,为方文山即将在此次绍兴之行中诞生的歌词谱曲。但这首歌是否会由周杰伦亲自演唱,并收入进周董的新专辑,还是未知数。同时,在方文山方面,因其笔触细腻文风优美,还被记者询问道会不会在歌词中融入爱情故事。方文山回答这个要看机缘,“条件合适的话,又有需求,会自然而然地写个爱情故事”,但还是想以展现绍兴古城的风土人情为主,“要写的,一定是有文化底蕴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