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揭秘外交礼仪背后的交锋--资料中心

  第一印象在外交活动中起着重要作用。1992年12月,时任俄罗斯总统叶利钦将对我国进行国事访问。这是叶利钦当选俄罗斯总统后第一次访华,对两国关系具有重要影响。为使接待工作做得圆满,外交部礼宾司早早就做了周密的准备。

  17日,迎着灿烂的朝阳,叶利钦的专机稳稳地停在了北京首都国际机场。按照国际礼宾惯例,应由被访问国的礼宾司司长登机欢迎,我就在俄驻华大使罗高寿的陪同下登上了飞机。为表示欢迎,我用熟练的俄语对叶利钦说:“热烈欢迎总统阁下首次访华,今天天气晴朗,天气也在欢迎您。”叶利钦听后兴奋地说:“这是我担任总统后首次访华。在踏上中国土地之后,你是我见到的第一个中国外交部官员,又用流利的俄语和我交谈,我感到很亲切,我十分高兴,这是访问圆满成功的预兆。”短短几句话,立即拉近了双方的距离,叶利钦也由刚才的握手改为热情的拥抱。

  俄罗斯人喜欢喝酒,尤其喜爱烈性酒。可是按国际习惯做法,一般国宴只喝红白葡萄酒。为了使叶利钦一行能喝得尽兴,在欢迎宴会上,遵照中央领导同志的指示,我们打破了宴会不用烈性酒的惯例,为叶利钦准备了茅台酒。果然,叶利钦当晚情绪高涨,足足喝了半斤多,使宴会的气氛十分热烈。

  第二天,同志要在钓鱼台国宾馆举行小型宴会招待叶利钦。招待会前,同志非常谦虚地向我问起叶利钦的小名,我告诉他是“鲍利斯”。当同志见到款款走来的叶利钦时,用俄语亲切地说:“你好,我的兄弟鲍利斯!”叶利钦非常惊喜,紧紧地握着同志的手说:“这是我第一次听到一个外国领导人这样亲切地称呼我,我很激动,我们的关系多么亲密啊!”

  1972年2月,时任美国总统尼克松对中国进行“破冰之旅”访问,从此打开了中美关系的大门。由于对这次访华中美双方在表述上有分歧以及当时中美关系的大背景,所以,在尼克松来之前,周恩来总理给外交部确定了接待方针:不冷不热,不卑不亢,待之有礼,不强加于人。这其中释放出了政治信号。

  2月21日中午,尼克松的专机抵达北京,周恩来等到机场迎接。飞机舱门打开后,只有尼克松和夫人两个共同走下舷梯,而随行的基辛格、罗杰斯等人待尼克松夫妇与周总理握手后才下舷梯。这是因为美方想突出尼克松与周总理单独握手的画面。而我方是如何接待的呢?都体现在周总理接下来的一举一动中。

  当尼克松夫妇出现在飞机舱门时,周总理并没有鼓掌,而是等他们走到舷梯一半位置时才开始鼓掌。等尼克松夫妇下完舷梯最后一级,周总理也不是主动迎上去握手,而是站在原地。这时尼克松主动走上前去,身体微向前倾,先伸出手握住周总理的手说:“我非常高兴来到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首都北京。”这时,周总理的回话也是意味深长:“你的手伸过世界上最辽阔的海洋――我们25年没有交往了!”

  接下来的欢迎仪式上,按照惯例要悬挂两国国旗,奏两国国歌和检阅仪仗队等。对此,我方都做了,接待完全符合礼仪。不过,还是与当时我们接待其他国家贵宾的仪式有所区别,最明显的就是没有群众欢迎场面。当时,西方媒体在报道中对我们接待工作的评价是:“Correctnotwarm.”其中,“Correct”是“正确”,用在礼宾上应该是“符合礼仪”,“notwarm”则为“不热”的意思。这体现了我们的原则――不冷不热。

  欢迎宴会上,在周总理的安排下,中国乐队演奏了美国民歌和尼克松家乡的歌曲《美丽的亚美利加》和《牧场上的家》,这让尼克松夫妇感到非常亲切。接下来的祝酒碰杯,周总理的举动则体现了我们的不卑不亢。一般情况,周总理在和其他国家领导人碰杯时,总是让自己酒杯的上沿去碰对方杯子的中间部分。但这次在向尼克松敬酒时,周总理却特意将他的酒杯杯沿和尼克松的酒杯杯沿持平后再碰杯。这一细微的举动,既不失礼,也不过分。

  1990年,我国某位领导人访问印尼。按照惯例,在领导人出访前,外交部会派人前往出访国进行准备工作,包括考察领导人将要访问的地点、了解用餐事宜及穿着要求等。有关同志在和印尼方面商谈活动项目安排时,对方提出,对方领导人的欢迎宴会十分隆重,男士要穿“Blacktie”。该同志错以为这是指深色西服扎深色领带,便同意了对方的安排。实际上,这是指晚礼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