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一杯白酒6种文化!你都知道多少?

  白酒文化历史悠久源远流长是贯穿着中国历史的发展,它诉说着一个民族的图腾情结,演绎着东方大国的生活方式,也寄托着炎黄子孙的精神理想。一杯白酒,饱含6种文化,演绎7种精彩,喝下去的是粮食精粹,升腾出的是千古情怀。为什么说一杯白酒,6种文化呢?今天就以酱酒为例和酒友们一探究竟。

  众所周知,白酒中最能代表白酒非凡价值的当属酱酒,以茅台等为例,酱酒的诞生,是从一粒粒红彤彤的高粱与沉甸甸的麦穗开始的。它们伴随着这块土地从蛮荒到文明,成就了一条永远流淌的生命长河!

  《本草纲目》有“蜀黍北地种之,以备粮缺,余及牛马,盖栽培已有四千九百年”的记载,一般认为,古称“蜀黍”的高粱是中国最早栽培的谷类作物之一,最少已有5000年以上的历史。由于口感偏涩,质感粗糙,一般不做主食,但其产量高、易储存,至今仍是北方农民饲养家禽的主要饲料之一。

  小麦的种植范围与中华民族的开疆拓土同步延展,经历了一个自西向东,由北到南的发展历程,最早出现在西北,商周时期开始在黄河中下游地区大面积种植,到了盛唐时期,小麦在江南华南等地成为了餐桌上的贵宾。时至今日,贵州这片美丽的多彩之地,以深邃的内涵与博大的胸怀接纳了高粱与小麦的繁育,而高粱与小麦,更以美酒这种巧妙的方式回馈了这片美丽的深山。

  地域在影响白酒品质的众多因素中,尤为重要。以茅台酱香为例,流经茅台镇的赤水河是孕育酱香型的摇篮,由于周恩来总理第一代又一代领导人的关怀,迄今为止流域内的生态基本上没有受到破坏,也几乎没有任何工业污染。

  从茅台镇河流以上几十公里,两岸林深树茂,郁郁葱葱,山泉,瀑布广布,一如古人形容的“集灵泉于一身,汇秀水而东下”,越来越多的表明,赤水河中地区形成于7000万年前的特殊地质机构,使得沿河两岸紫色砂页岩遍布,汇聚河中的地表水和地下水从紫色砂页岩风化而成的钙质层中溶解了多种对人体有益的矿物质和微量元素,为酱香型酒的酿造提供了不可多得的优化水源。

  端午制曲、重阳下沙,四时合序,酱香始出。这里的“曲”即原料小麦,“沙”是原粮高粱。以茅台酒为代表的所有酱香型白酒,均是采用优质高粱和小麦为原料,纯粮发酵、自然酿造。茅台酒酱酒所用红缨子高粱虽然产量低,但与其他产区高粱相比,颗粒坚实饱满,淀粉含量高,十分有利于酱香型白酒多次蒸煮翻烤的技术标准。

  大自然的馈赠不仅仅是优质农作物的提供,黔南地区良好的生态环境、适宜的气候,都是酱酒酿造必不可少的先决条件。酱香型白酒最重要的酿造原则可以概括为“12987”。即一年一个生产周期、两次投料、九次蒸煮、八次发酵、七次蒸馏,正是这一项又一项严苛的工艺,保证了酱香白酒独特的韵味。

  俗话说,“酒是陈的香”!这种特质在酱酒中更是发挥得淋漓尽致!经过一年生产周期生产出来的酱香型白酒,并不立即装瓶售卖,而是要在专业的存储环境中,存放三年以上,通过时间的沉淀,挥发不利因子,产生有利因素,再进行勾调。

  

  酱香型白酒的陈酿必须要在陶坛中才能实现,因为陶坛的透气性好,空气中的氧气能进入坛内,与酒产生微氧循环,加速酒的酯化、氧化、还原反应的速度,有效排除醛类、硫化物等物质,辛辣味减少,增加酒的芳香,陈酿过程总甲醇等有害物质被有效挥发,酒体变得醇和,空气与酒通过陶坛融合,产生陈年老香。

  经过三年以上的陈酿过程后,酱香型白酒才能进入沟调过程,酱酒的勾调必须坚持“酒勾酒”的原则,即用存放时间更久的老酒来进行勾调,勾调过程不能添加其他任何附加物质,酱香型白酒的独特香味均是通过陈酿过程产生。时间给了人们创造奇迹的机会,也赋予了白酒无穷的魅力。

  按照中医理论,舌尖为心肺经,舌中为脾胃经,舌根为肾经,左右两边肝胆经。酱酒芳香能醒脾提神,甘甜能保脾健胃,酸能护肝扶肝,苦能养心养神。此外,酱酒喝后不口干,按《说文解字》,舌边有水为“活”,是生命的最佳象征。故酱酒之饮食功效,与汉代名医张仲景《伤寒论》“保胃气,存津液”的主题一脉相承。

  同时,根据有关科研数据表明,酱酒中的酚类化合物是其他酒类的3—4倍,有利于预防心脑血管疾病。而53%左右的酒精度,是最科学的酒精浓度,加之经过三年以上的储存,酒度高而不烈,刺激小,有利于健康,以酱酒为代表的白酒养生文化,犹如中国发给世界的一张飘香名片,让世人陶醉流连。

  我国是诗的国度,也是酒的故乡。数千年来,诗与酒结下了不解之缘。《诗经》305篇中有40多篇与酒相关,诗仙李白流传下来约1000首诗,关于饮酒的就有170首,诗圣杜甫现存诗词1400首,与酒有关的约占300首之多,翻开我国的文学史,历代诗词,有关酒的描写比比皆是。

  东晋陶渊明视酒为“佳人”、“情人”、无夕不饮;领一代风骚的曹操,最爱“对酒当歌,人生几何”;他的儿子曹丕、曹植常和建安七子一起,丝竹并奏,酒酣耳热,仰而赋诗。羁縻北朝、生平萧杀的庾信,有“开君一壶酒,细酌对春风”等饮酒诗14首,以酒寄情,缠绵悱恻。

  范仲淹“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晏殊“一曲新词酒一杯”;柳永“归来中夜酒醺醺”;元佑时期,欧阳修则“文章太守,挥毫万字,一饮千盅”。还有苏轼、李清照、陆游、马致远......数不清的名人雅士,数不清的妙笔佳作,字里行间无不飘逸着扑鼻的酒香和绵延的诗酒情怀。

  我是茅酒品酿人(mjpnr2018)以酒会友,诚邀天下好友共品美酒!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