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原来是杨喝了一些

  岁末年初突然消逝的这3条人命,不仅给家属留下巨大的伤痛,也让散装白酒安全再次成为关注焦点。

  死亡的3人分别是49岁的李修发、59岁的李修成和38岁的李思桃,他们分属湖北枝江市仙女镇的两个行政村——金湖村、桃花村。

  1月4日下午,记者来到中毒现场,才进金湖村,就看见一个新坟,几堆纸灰。在一户农家门前的空地上,密密麻麻围了20多个村民,他们议论着连日来发生的怪事:短短4天之内,当地接连死了3名男子。

  一个山岗和一条溪流将两个村子隔开。在桃花村,李修发、李修成的家属还沉浸在悲痛之中,有村民说,省调查组刚刚前来调查过。

  事发前,3人先后从村里的一家小商店购得“散装白酒”,价格为3.6元/公斤。

  2003年12月28日中午、晚上,李修发喝了约0.25公斤“散装白酒”,29日开始出现眼花、头晕等症状,30日凌晨5时许死亡。

  1月4日上午,枝江市人民医院内科4楼,64岁的杨文英躺在病床上,5名妇女围在身边唉声叹气,得知李思桃的死讯后,她们一直相互安慰着。

  杨文英共有6个子女,李思桃是老二,喝下“散装白酒”中毒后,母子二人双双被送到医院抢救,最后她被抢救了过来,儿子却永远离开了人世。

  据杨文英回忆,2003年12月29日下午,她发现家里的酒瓶空了,让孙女去1公里以外邻村的一个小商店买0.5公斤“散装白酒”。因为季节和气候的原因,一到冬天,杨文英腿上关节就疼痛难忍,需要喝点白酒“暖身”、“转气”。

  孙女回来之后,杨文英先尝了一口,说道:“这酒怎么这大的劲?有点燎喉呢!”便以为是度数高的“好酒”,于是全部倒进药酒瓶里泡起来。

  

  2003年12月30日早晨,李思桃喝了几口“药酒”匆忙出门,晚上回来,他发现“药酒”只剩一半。原来是杨喝了一些,于是又买了1公斤,倒进药酒瓶里。

  当天晚上,李思桃感到头晕,很早便睡下,但身体不适加剧,他“自恃身体很好,认为睡睡就会好”,到了下半夜,实在忍不住大声叫嚷起来。

  杨文英立即打电话叫来小儿子,将他送往枝江人民医院抢救。1月1日晨5时20分,李思桃在医院死亡。上午10时许,枝江市公安局立案展开侦查。

  法医对李思桃的尸体进行解剖,尸体检验报告表明:“散装白酒”甲醇严重超标,含量为700毫克/毫升。

  据此,有关方面认定李系急性“甲醇中毒”死亡。而对另两人的调查表明,死亡原因也是“甲醇中毒”。

  据小商店卖酒者李长征(80岁)交代,这些“散装白酒”共5公斤,均从当地村民童某的批发部批进,批进价格为3.4元/公斤,再以3.6元/公斤的价格售出,每公斤赚取差价0.2元,顾客大都是附近两个村的农民。

  1月4日下午,记者找到了“肇事商店”,木门已经上锁,门口的棚子下堆了一些杂货,背后就是汉宜高速公路,车辆呼啸而过。

  不远处阡陌交错,一位老妇坐在田埂上跟人说话,手上抓了个黑糊糊的炊壶。当记者上前打听商店的主人,她立即将头扭过来,“卖酒的是我的老伴,他已经被公安带走了,上午我还去看守所给他送了衣服……”她说,谁也不知道那酒竟会毒死人……

  在金湖村和桃花村,一些村民有喝酒的习惯,因为并不富裕,都买便宜的“散装白酒”。事后回忆起来,他们都说,肇事酒“劲很大,不好喝”。而正是这“酒”,夺去了3名农民的生命。

  据金湖村村民称,肇事酒可能是用酒精勾兑的,在事发前的一次聚餐,曾有人发现酒味异常,但未引起足够重视、警觉。

  当地公安部门介绍说,根据调查,事情的发生具有一定偶然性:李长征到酒厂批发散装白酒,当时“顾客很多”,童让他自己打酒,李长征误将酒精当成白酒批进,随后又出售给3户村民,导致中毒事件发生。

  据调查,夺去枝江3名村民性命的,是批发部内的工业酒精。近年各地发生的甲醇中毒事件,大都与工业酒精勾兑白酒有关。而在中毒发生后,有关部门一般并不查处“含有高浓度甲醇的工业酒精”制售者。原因很简单,根据国家有关规定,工业酒精不得食用,被人用于勾兑白酒,这些制售者并不负责任。

  实际上,这些工业酒精基本上都是假冒产品,合格工业酒精根本不含高浓度甲醇!因此,对“含高浓度甲醇的工业酒精”放松查处,直接影响了对“甲醇中毒”事件的遏制。“因为造假者总能容易地买到假冒工业酒精兑制假酒。”参与调查的一名工作人员说。

  值得注意的是,经过勾兑的白酒一般以“散装”出现,因为价格便宜,吸引了相当多的低收入消费者。

  在宜昌部分山区、农村,散装白酒的市场还相当广阔,因此,导致此类中毒的潜在危险远远没有消除。

  从2000年到2003年,国家有关部门曾对白酒产品质量进行抽查,其中小酒厂产品的抽样合格率分别为60.9%、73.3%、70.8%和77.8%。

  抽查发现,一些小酒厂缺乏必要的检测设备或检验技术,产品质量处于失控状态;还有的小酒厂设备简陋,工艺陈旧,不作水质处理,生产过程中乱加添加剂等等,产品质量毫无保障。

  针对抽查中反映出的问题,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要求各地质量技术监督部门,加大对小酒厂产品的日常监督力度,特别是对粗制滥造、制假贩假的违法行为进行严厉打击。

  同时,要引导产品质量不高的生产企业,加强技术进步,提高工艺水平,增强检验能力,切实提高产品质量。

  据统计数据显示,我国白酒产量正以每年10%的速度下降。白酒行业有关人士称,假酒、劣酒充斥市场,是导致白酒行业过快衰败和没落的一个重要因素。

  据《都市时报》报道2003年12月6日,云南省玉溪元江县发生了特大甲醇中毒事件。元江县假莫代村委会大兴田村以及甘庄农场的村民喝了在甘庄农贸市场符龙泉小商店买的酒后发生中毒。事件造成5人死亡,中毒人数达80人。经检验,中毒村民喝过的酒是用工业酒精勾兑出的假酒。

  12月6日,假莫代村委会大兴田村民小组组长曾进忠为过年做准备,请人弄点柴火。曾进忠的妻子到了甘庄农贸市场的符龙泉小商店买了10多公斤酒精,准备用这些酒精兑水来招呼村民。当日晚上,20多个男性村民喝了曾进忠妻子买来的“酒”。

  12月7日1时30分,在曾进忠家里喝过酒的大兴田村的5个村民开始眼花、呕吐,被村民送到了甘庄医院进行治疗,医生诊断为食物中毒。随后,陆续有村民被送到了医院。原来,当天到符龙泉小商店买酒喝的村民不止曾进忠一家。

  据了解,距甘庄农场10多公里的元农厂镇假莫代村委会大兴田村是一个非常贫困的山村。伯爵娱乐官方网站,当地的村民很爱喝酒,由于经济贫困,他们都买便宜的酒精回家自己兑水喝。喝酒精的习惯在当地已经有20多年的历史了。

  据介绍,元江县为防止村民再喝到假酒,进行了3次拉网式排查散装白酒行动,共收缴村民手中的散装白酒1076.1公斤。

  1998年1月26日,山西省文水县发生了震惊全国的“1·26”假酒案,致死22人。然而,2003年9月28日时隔6年,在文水县造酒作坊最集中的高车村有人又在制售假酒了。

  据调查,在高车村300多元一瓶的五粮液只需45元就能买到,18元一瓶的汾酒仅需6元。假酒贩子很谨慎,交易方式也很保密,而他们的假酒也有完整的防伪商标。

  在这个村里,遍布着大小几十个制酒的个体作坊,有工商执照的25户,其中只有7户有国家强制实行的酒类生产许可证。这些作坊为了省钱,用的全是肮脏不堪的旧瓶子,所谓消毒也就是把瓶子在热水里涮一下。村里还有些作坊不酿酒,专门买原料酒勾兑来卖,他们根本不具备设备和技术来检验原料酒里是否含有致命的甲醇。文水县高车村的制酒业被文水县当作支柱产业,也是制假售假的重灾区。据了解,去年高车村造假酒被罚款28万多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