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爱人啊必须徒劳必须饥肠辘辘

  成长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就是要和自己作对,你不能让自己活得太舒服,你得和自己的缺点和缺陷死磕,它们是你生命的小魔鬼,跳上你的肩头,告诉你只要顺从它们一切就会好起来。但你不要信,你要和它们势如水火,绝不姑息纵容,你逆着它们的方向走,然后才会迎来真正的蜕变和奇迹。

  自我改变是一件十分艰难但又令人上瘾的事情。人生的挑战永远存在,一关一关的去闯,一次次褪掉自己的脆弱,换上新的装备新的铠甲,“我是谁”这个答案,将一直被刷新,从未被定义。

  很多人喜欢说“我别无选择”。其实并不是,事实上,一切还是自我的选择。包括受制于人,也是自我的选择。因为还有一个选择就是“脱离控制”。

  巴特勒和霍普曾经提出过“自信权力”这个名词,下面有一个自信权力列表,你不妨看看有多少:说“我不知道”的权力,说“不”的权力,选择的权力,表达感受的权力,有权做决定并对结果负责,改变心智,有权安排我的时间,犯错的权力。

  “回声室效应”指在一个相对封闭的环境中,一些意见相近的声音不断重复,并以夸张或其他扭曲形式重复,令大多数人认为这些扭曲的故事就是事实的全部。在这样的“回声室”中,人们只需链接到他们喜欢或意见相同的人,只会阅读他们热爱读或完全同意的东西。

  网络杂志《沙龙》的专栏作家安德鲁·列奥纳德在回顾自己被“回声室效应”误导时说:“让我不安的,不是在互联网上用Google找到自己需要的信息的容易性,而是那种随时可以获得自己想要的心态的方便性。”

  我们一直低估了身体的智慧,人体有一套精密的免疫系统。70%以上的人,会以攻击自己身体器官的方式来消化自己的情绪。

  惜命最好的方式不是养生,而是管理情绪!你受的煎熬、抑郁、伤痛,都会沉淀在身体里。你的大脑暂时忘记了,可是你的身体会一直记得。世上所有的病,都是免疫系统打了败仗。

  爱有很多种吧。一种是,你想和他牵着手,在街上、在超市里,走。你们做饭看电视、给对方夹菜。你们在一起,像头驴子,转啊转,把时间磨成粉末,然后用粉末揉面,做包子、饺子、面条,吃下去、饱了,心满意足。

  还有一种,是远远地,用一点微弱的想象,张望。给这暗下去的岁月,涂一抹口红。

  这种感叹,多是无病呻吟。一来,许多人所谓的好事,实际上是很可疑的,当事人另有所图,却以为别人看不出来。二来,就算是真的好事,也分做给什么人。千万不要用所谓的好事,奖励恶的行为,这不过是在为自己的人生培养恶人而已。

  要想赢得别人好感,主动示好,未必能赢得对方的积极反应。最好的法子,就是让对方在你希望的善行上投入。

  第一个人有点儿迷信,决策的时候经常要请教一些算命先生,而且这个人有婚外情,自己还是个老酒鬼,抽烟也没有什么节制。

  第二个人上大学的时候吸过鸦片,被他的老板开除过两次,自己是个老烟鬼,还是个酒鬼。

  而第三个人是个战斗英雄,平生不近女色,也不蓄私产。就这么三个人,你说你选谁?我告诉你谜底:第一个人是罗斯福,第二个人是丘吉尔,而第三个人是希特勒。

  抑郁看起来就像是一种写实主义,关乎整个世界的腐朽,尤其是你的生命的腐朽。但这种写实主义只是掩盖抑郁真实本质的面具,面具后面是势不可挡的与人群的疏离感。你越相信你的腐朽之路独一无二,就越害怕与世界交涉;你和世界来往得越少,就越觉得其他继续与世界来往的人,笑脸是如此虚假。

  最高境界的处世艺术,是不妥协却能适应现实;极端不幸的个人素质,是不断妥协却还不能适应现实。

  世界上总会有种人,嬉皮笑脸地随手摘取你费劲九牛二虎之力才够到的神仙果,然后却表现出并不是很稀罕的态度,其实,是有点可恨的。

  代际间的差距拉大,看得到的,是优秀家庭的富足,看不到的是,是支撑这富足持续增长的观念与经验,也早早传给了孩子。他们的孩子,就有双重先发优势,还有人扯你徒步的后腿时,他们开着跑车出发了。

  何必动不动拿「有心机」形容他人,大多数人有的,只是一点贪生怕死和趋利避害的本能。

  谣言对于信任的破坏,不在于它有多真实,它只是种下一颗种子,是合作者自己的人性缺陷,浇灌它一点点长大。所以,永远不要说,我和谁谁谁的信任牢不可破。任何信任都需要长期、谨慎的经营。

  年轻的时候,一直认为,大人物一定放肆,不是吗,有名有利,有权有势,不放肆还待几时?后来当然发觉事实刚刚相反,越是在高处的人越懂得婉转,因为他们的目标是做好一件事,而小人物往往意气用事,因为他们口口声声大不了不干。

  敌人变成朋友,就比朋友更可靠,朋友变成敌人,比敌人更危险。有些事知道了就好,不必多说。有些人认识了就好,不必深交。

  恋爱是运动会时的两人三脚比赛,如果摔倒了,不能一味地怪对方脚太短或走太快,摔倒是因为两人步调不一致。

  在别人的刻板印象里,你家乡有很多出名的特点,但这在你身上一点都没继承。比如:数学不及格的黄冈人、不会跳舞唱歌的新疆人、不会骑马射箭的内蒙人、以及没看过升旗的北京人。

  碍情就是爱情的谐音。《镇魂》剧中的两个主角被改编成兄弟情谊,但是原著小说的粉丝们并不承认,认为这两人之间根本就是爱情!但是,这是不符合主流的,所以网友们调侃这是“碍情”。

  “盐”是帅酷霸气,“甜”是可爱软萌,因此该词的意思为既可以很帅酷霸气,又可以很可爱软萌,风格多样,可以在这些风格之间无缝切换。

  仿熟词“阳刚之气”而来,刻录男性健身者的诸多习惯改变,简言之,更精致,更自恋,更讲究——刻板印象中的“娘”顺手成为描述如此之变的首选定语。

  “杠精”指抬杠成瘾的一类群体。杠精们只要想杠,就没有它们杠不出的角度。他们为抬杠而抬杠,视抬杠为其人生重要组成部分和最大乐趣之一。

  在遥远的冰岛有一句古老的谚语:踢不进球的牙医不是一个称职的会掌勺的电竞选手,守得住球门的导演才是一个优秀的懂木匠手艺的包装工人,尤其在绿茵场上,不努力的手球运动员,根本不配被叫做建筑工人里的好司机。

  心中满是枯叶,你还要邀请喜欢的人:“你要来踩一下吗?咔嚓咔嚓很舒服的。”

  某人说他不装,从来没装过,你赶紧上去记住他长什么样,你见到不要脸本人了。

  和老爸老妈在客厅闲唠,老妈说:“小时候我想当个音乐家,可惜没有钢琴。”老爸又说到:“我想当个摄影师,可惜家里穷买不起单反。”我就说:“我想当个科学家。”老妈说:“可惜你没有脑子啊!”

  请各位女孩注意一下,男的说:我养你。意思是管吃管住,跟招工单位差不多意思。如果你还想买贵化妆品,买贵衣服,买高跟鞋,买包包,买演唱会票,买手办等一切不是家庭必需物资,就得看老板(老公)心情,看单位福利。

  

  「总而言之,我很难爱上那些快活的人。得意的人,满意的人,散发热气的人,吃得过饱的人,明亮刺眼的人和存在感过重的人。对春风得意的嘴脸啊最没性欲。爱人啊必须徒劳必须饥肠辘辘,必须哪里露出罅隙,才能从中趁虚而入。必须是黏土做的,像一个陶罐,朝着他的深处弯下腰去时,就能闻到黄昏雨水的气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