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雷人招商语显露拜金价值观

  经过数十年一穷二白的生活,中国人的视野屏蔽突然拆除了,看到了别国的繁华景象,看到了别人的灯红酒绿,迎来了经济发展的大潮,过往以穷为荣的价值观受到了强力冲击,以致出现短暂的价值晕眩和扭曲,这不算太过不正常的现象。可是当短暂的价值晕眩变为长久的价值休克,当个别的价值扭曲变成众多的价值断裂时,我们就不光要批评个体的价值偏离,还要探究群体环境的病灶成因了——唯金主老板是瞻的招商宣传,就是拜金价值观的一种传染源。

  “……欢迎您来投资,你们来剥削得越多我们就越开心”;“来帮我们投资的是恩人,来投资我们的老板是亲人,能打开招商局面的是能人,影响投资环境的是罪人”;“老板怎么安心怎么办,老板怎么开心怎么办,老板怎么舒心怎么办”……

  这些宣传口号曾被视为“昆山精神”加以推广。有人曾发表署名文章说,自然资源匮乏的昆山,外向型经济之所以能成为经济结构的主体,关键在于良好的投资环境特别是软环境。1999年,昆山就提出“对外商投资不说‘不’字,不说‘不能做’,只说‘怎么做’……

  这样的话语如果是饭间茶余对外资老板的笑谈,那也不失为一种幽默,但作为招商引资的正式宣传口号,作为法制环境和服务环境的目标,就要归入“雷语”的范畴了。

  “你们来剥削得越多我们就越开心”,是不是意味着工人的工资无论如何低廉,生产的环境无论如何恶劣,只要投资者来投资开厂了,就是恩人和亲人,其他都可以不管不顾?如果有人向投资者争取合理合法的权利,让老板不开心不舒心,就成为“影响投资环境的罪人”?

  从这些宣传语中不难看到,在投资老板面前,宣传语提出者是以匍匐朝拜的情态说话的。这样的仰视姿态,一开始就矮人一截,在随后的双方合作中,你只能言听计从任人宰割。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许多外资企业在他们自己的国家和地区都循规蹈矩,一到中国就开始同流合污胡作非为了。

  其实有“剥削”就会有反抗,不监管就会出问题。任何引资和投资双方,都要在平等的原则下实现共赢,而以一种求爷爷告奶奶式的单向度出让权利放弃监管,不但会被人藐视,也建立不了良好的投资环境,还终将会爆发“危机”。而这种“危机”我们已经看到了。

  提出这样“丧权辱己”的招商引资宣传口号,反映了一些人的GDP至上意识。在他们看来,GDP是他们炫耀的资本、扬名的条件和晋升的阶梯,而他们治下的民众因为无力决定自己的命运,是不是安心开心舒心,就未必放在心上了。

  许多人在郭美美身上看到了被金钱扭曲的价值观,但这种价值观显然不是她所独有的。在金钱面前,有人出卖身体,有人出卖灵魂,有人出卖人格,有人出卖权力,有人出卖环境,有人出卖资源,有人出卖民众……形式虽异,实质趋同。

  在任何国家和任何社会中,都会有价值扭曲者,但当价值畸形者层出不穷时,我们就要反思扭曲价值的潜在社会合力了。昆山招商引资宣传语中所呈现的拜金意识,就是这个合力中的一股力量。而这种拜金价值观,有人宣之于口,有人则藏之于心付诸行动。

  经过数十年一穷二白的生活,中国人的视野屏蔽突然拆除了,看到了别国的繁华景象,看到了别人的灯红酒绿,迎来了经济发展的大潮,过往以穷为荣的价值观受到了强力冲击,以致出现短暂的价值晕眩和扭曲,这不算太过不正常的现象。可是当短暂的价值晕眩变为长久的价值休克,当个别的价值扭曲变成众多的价值断裂时,我们就不光要批评个体的价值偏离,还要探究群体环境的病灶成因了——唯金主老板是瞻的招商宣传,就是拜金价值观的一种传染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