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中国白酒——酱香王国上天赐予茅台镇的礼物。

  如果有这样一种东西,能在享用之后诱发出自己的神经质、妄想症、兴奋性等全部情绪甚至另一方面的人格,能让之前还像个哲学家一样紧锁双眉郁郁寡欢的的拥趸们,瞬间变成狂喜得无边无际的斗牛士那么,它的名字一定叫酒。犹如白兰地反映着法兰西民族的浪漫与激情,威士忌藏匿着英格兰民族的贵族气质,伏特加蕴含着战斗民族的直爽与刚烈,中国白酒包罗的文化涉及到了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忠孝勇恭廉等方方面面。甚至可以说,白酒文化便是中国文化的一个缩影版本。从南端的海南,到北端的漠河,从东边的中国台湾,到最西的新疆腹地。但凡有中国人的地方,都必定有一张热气腾腾的餐桌,这张餐桌上,有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一粥一饭;有酸甜苦辣、风味各异的菜肴;更有必不可少的酒。

  不同地方的酒,就像不同地方的人,水土有别,秉性各异。酒的风格也截然不同。中国白酒地理版图的秘密,就藏在那些不一样的山、水、土壤、空气、粮食之中。

  

  距今约3600万年至5300万年前,发生喜马拉雅造山运动,云贵高原被再度抬升。

  在漫长的岁月中,受青藏高原不断隆升作用的影响,云贵高原日渐成型,贵州形成了西高东低。自中部向北、东、南三面倾斜的地貌格局

  一条极其隐秘的赤色河流发源于云南镇雄,自西向东流经滇、黔、川边境,而后汇入长江。

  由此形成了一个独特的小气候,冬暖、夏热、少雨、少风,为酿酒微生物的生息繁衍提供了绝佳条件。

  赤水河两岸分布着形成时间超过7000万年的侏罗白垩系紫色砂页岩、砾岩,表层广泛培育着紫红色的土壤。

  这些特殊的紫土酸碱适度、沙质和砾石含量高,土体松软,孔隙大,渗透性强,地表水和地下水透过紫土汇入赤水河,不仅溶解了土质中多种有益矿物质,又经层层过滤,由此滤出了清冽爽甜的泉水。

  只有在这里,才能酿出全世界最好的酱香白酒,而酿酒主角的登场还要耐心等到每年的重阳时节。

  重阳到了,赤水河两岸的高粱熟了。这种仅产于茅台镇周边河谷地带的红缨子高粱,被人们视为茅台镇酱酒的灵魂。

  因为这种红缨子高粱与其他高粱显著不同,它们糯性好、籽粒坚实、皮厚饱满,耐蒸煮、耐翻糙,淀粉含量高于65%,支链淀粉更是高达90%以上,单宁含量为恰到好处的1.68%(*注1),由此才能获得纯正的酱香风味。

  难道只有茅台镇区区7.5平方公里的一小块地方,才能酿出如此独特的美酒吗?

  1974年,人们做了一个大胆的实验,在距离茅台镇仅有130公里的遵义北郊十字铺一带易地建厂。不仅地理环境跟茅台镇极为相似,更由茅台原班技术人马照搬茅台正宗酿酒工艺,带来原厂的原料、辅料、生产设备。甚至把房梁上的灰尘一并带上,准备轰轰烈烈大干一场,实现万吨茅台酒的生产目标。

  然而,茅台酒异地试制的研究异常艰辛。9个周期,63轮次,3000多次分析试验,10多年漫长而艰辛的试验,最终得到的成酒。

  在这个“酱酒的王国”,除了茅台、习酒、珍酒等为主流的酱香白酒,还有安酒、鸭溪窖等浓香白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