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比如一位发现商机的美国人

  前两天,全球最权威的酒类市场研究机构「IWSR - 国际葡萄酒及烈酒调查机构」发布了一个令中国人民心碎的榜单:

  榜单里有朗姆酒界扛把子百加得,苏格兰威士忌全球代表尊尼获加,甚至还有印度酒、菲律宾酒,而销量排名第一的是韩国真露。

  这事说起来挺憋屈,中国白酒产量占世界烈酒的1/3,出口海外也不少,茅台、五粮液、泸州老窖和洋河,都是出了名的出口大户。

  然而,国际市场份额尚不足2%,很多外国人根本没听说过中国白酒,连味儿都没闻过。

  但最近,一群美国友人居然让白酒在美国打出一片天。作为京城酒缸女王,Miss Ming今天就跟老爷们聊聊,他们到底对白酒做了些什么?

  首先,作为美国人,他们非常清楚普通美国人之所以不喜欢白酒,最重要的就是酒精浓度太高。

  在大部分中国老爷看来,酒精浓度越高,斤数越多,老脸越红,就越能喝出最浓郁的男人味儿,令在坐的所有人都在心里尊你一声:爸爸。

  但是对于大部分尝过白酒的美国人来说,白酒的酒精浓度实在太高,味道太冲,不仅有股石油味儿,喝起来还特别辣嗓子,有的白酒甚至比伏特加和威士忌还要命,对此,老外有句灵魂形容:

  曾经有美国人请中国客户吃饭,为了不给美国人丢人,亲自买的白酒跪着也要喝完,全程只觉肚子中有火辣辣的吹风机在吹,到家就在网站上哭诉:

  更有甚者,因为白酒至纯至烈,二战的时候,在美军士兵战备所需的汉语常用字典里,白酒被定义成:它是非常好的医用消毒剂。这个画风也是非常清奇了。

  要想让美国人心悦诚服地喝下去,必须降低酒精浓度这个高门槛。比如一位发现商机的美国人,就针对美国人口味重新调整白酒,还创立了自己的白酒品牌。

  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白酒降到40度以下,并给这个低度白酒品牌,利用白酒的谐音,起了一个美国老大哥似的名字:「Bye Joe - 再见大乔」。

  这个美国佬后来又往已经低到35度的白酒里,加入火龙果,荔枝和辣椒,这堪比鸡尾酒的美妙白酒被起名叫做:

  这两种针对美国人口味研发的改良白酒,不仅在各种国际大赛上揽货无数金奖,还拥有一句特别牛的slogan:「唤醒你心中沉睡的猛龙」。

  看看她在说什么:「你在房间里开趴体的时候,是否注意到我正在看着你?不要害羞,快来玩啊,我们一起痛饮中国烈酒之魂,我保证会让你永生难忘。」

  这极简的诡异画风,配上这cult的宣传语,不由得像是唐人街里,美艳老大姐放出的狠话:「BIG SISTER IS WATCHING YOU - 给姐深一口!」

  现在白酒的包装别说老外了,就连中国老爷们看到这样的宣传,拿烟的手也会尴尬到微微颤抖:

  人类都是看脸的,套用在白酒上也一样。为了打动美国人的心,在包装白酒时就得呈现出一种不落窠臼的高级审美。

  老窖和老美合作的Ming River白酒,请允许我翻译成——明河大曲,就采用了一种非常年轻化的包装方式。

  和国内江小白举办嘻哈现场,在瓶子上写下青春的豪言壮语不同,Ming River走的是一种历史与现代感相结合的高级审美。

  在打造白酒的历史感上,美国人并没有沿用慷慨激昂男中音 「国窖1573」 ,或者拍一段穿马褂的汉子在红高粱发酵厂的这样老套路,毕竟国人看了会换台,老外看了会沉默。

  恰恰相反,他们造了一个现代感十足的网站,把白酒历史用漫画形式吹了一遍,上来就是:在九千年前的河南,中国古人就开始酿造酒精了。

  然后,他们把白酒放进一个类似威士忌酒瓶的方瓶子里,还加上了西洋调酒的工具,突出中国白酒誓把列颠威士忌干趴下的雄心壮志。

  最重要的是,他们还让这个原产四川的白酒,和秦朝的兵马俑、西汉的青铜爵站在一起,虽然感觉哪儿都不挨哪儿,但我相信,这绝对是为了表现:只要你喝下这口老白酒,那就是对中华民族上古众神的致敬和膜拜。

  这一套玩儿下来,可谓是紧紧抓住了西洋人喝酒的精髓:白酒不加冰,实在压不住。就连对白酒一无所知的老外,看到这套宣传也得分外心动,毕竟,喝的就是这个格调。

  除了口味和包装,美国人还搜集全球十几种具有中国特色的花式鸡尾酒秘方,统统放在网站上,让白酒更符合年轻人口味。

  这款酒是由著名美国白酒大师德瑞克・桑德斯在中国制造的,他曾经在2012年品尝了300种中国白酒,堪称血液中都流淌着白酒,day day都是好乐day,想必是个比很多中国人都更懂白酒的大佬。

  这款用浓香型白酒、覆盆子酱、荔枝汁、蛋清等调出这款甜蜜的Baijiu Cocktail,最适合约会时点给女孩子喝,然后告诉她,东方是红色和果味的。成败在此一杯。

  除此以外,还有用浓香型白酒搭配绿茶糖浆、咸奶酪奶油和朗姆酒调出来的「玉皇大帝」鸡尾酒,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叫这么霸气的名字,但光看酒精浓度,喝完肯定能成仙:

  还有浓香型白酒和菠萝汁、柠檬汁,外加辣椒肉桂调出的「被惊醒的巨龙」,喝一口中国巨龙,可以上天:

  这些鸡尾酒不仅是亲和之王,更是硬核之王,能让美国人由衷感慨:中国白酒分外妖娆。

  靠着调整口味、包装,这群美国人让白酒在国外火了一把,其实老爷们不知道,白酒早就在20世纪初冲出亚洲,走向世界。

  在1915年的巴拿马万国博览会上,山西汾酒一举获得最高奖——甲等大奖章,那时的中国人就知道要想白酒登上国际舞台,就得拿到国际的展览上去参赛,这是白酒第一次获得上流阶级的认可。

  1972年,时任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周恩来总理在国宴上用茅台款待尼克松,还即兴点燃杯中茅台来助兴。尼克松回到了美国后,兴致勃勃地给家人表演这个「燃烧的茅台」,不慎失火,差点把白宫给点了。

  正因为尼克松被茅台迷得五迷三道,两年后,时任美国国务卿基辛格在纽约与会晤时,一张口就说:「只要我们喝够了茅台,就能解决一切问题。」

  茅台一烧成名,中国白酒从此在美国上流社会烧了起来,而茅台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无论是降低酒精浓度,还是做白酒鸡尾酒,看上去是白酒走向老外的一小步,却是中国文化走向世界的一大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