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可能跟我朋友比较庞杂有关系

  5月9日,由搜狐网主办的2019中国酒业品牌发展论坛上,资深媒体人、美食美酒作者朱学东和搜狐酒业分享了自己饮酒的经历,从19岁开始喝白酒到现在相聚畅饮,朋友之间的酒让朱学东印象深刻。

  朱学东表示,在酒桌上认识到了世界的复杂性和多样性,同时也知道平等的重要性。

  作为一名从业20多年的资深媒体人,朱学东历任《信息早报》副总编辑、《传媒》杂志常务副总编辑兼常务副社长、《南风窗》总编辑、《中国周刊》总编辑、《新京报》传媒研究院副院长。

  朱学东:主要还是朋友多,因为中国的酒很重要的其实是在朋友之间消费。我跟很多人不太一样,我是什么酒都能喝,白酒、啤酒、红酒、黄酒都能喝,所以没有特别偏爱哪一种。可能跟我朋友比较庞杂有关系,不同的朋友之间可能会有不同的爱好,我是各种各样的酒都喝。因为喜欢跟朋友在一起聊天,酒是一个非常好的一个媒介。

  朱学东:非常多。有一些酒局印象非常深刻,比如说非常痛苦的时候,事业上不顺,不能跟家里人讲,不能跟同事讲,不能跟股东讲,我们几个主事人就喝闷酒。喝到最后酒店关门了,不肯卖酒给我们,同事到楼下小卖部买酒上来,保安在边上守着我们,我们几个人在喝酒,这种场景当然不会忘记。不过更多的是快乐的酒,跟朋友们分享快乐。

  

  朱学东:对,我当时写过一个专栏文章,题目就叫《爱酒就是爱生活》,我里边讲了一个小故事。我当时和媒体圈的朋友喝酒,就三个人,我和一个老大哥,还有一位小妹妹。小妹妹不喝酒,我们喝酒,她陪着我们聊天。后来我去广州工作这个酒局散了,回来以后突然发现他遁入空门了,我觉得特别吃惊。我后来就回忆,如果我们这个酒局在,我们对生活的热爱,遇到什么样的东西都会给他排遣,给他分享我们的人生经验和人生的所有东西。

  所以我说喝酒的人是很难得抑郁症,很难得突然间要远离城市。在这个里边就有烟火气。其他东西对我们就不会有太大的伤害,否则的话孤独也好,心理上的疾病,可能都会找上我们。

  朱学东:我没有举杯消愁愁更愁,我觉得喝完酒很开心。你需要宣泄的时候跟朋友一起喝酒,最好的朋友跟你在一起,陪你解愁的时候,你怎么可能会更愁呢?不可能的事,举杯消愁愁更愁是孤独,李白经常是对着月亮喝酒,是一个人喝,他要是碰上汪伦这样的朋友肯定不会愁更愁。

  朱学东:像我经历的酒桌文化,没有太大的变化,还是很传统的。我们过去在职场上当然也会有关系酒,现在的酒基本没有任何这样的功利目的。

  所以对于我来讲,如果说有变化,那过去可能是为了谈生意会喝酒,现在基本上完全是因为私人关系喝酒,这是朋友之间的酒。

  朱学东:我的圈子里边也有年轻人,我也经常会跟年轻人一起喝酒我想他们排斥是因为现在生活压力很大,精神压力很大。我很年轻就开始喝酒,从19岁到现在。

  喝酒之前,我的老同事就跟我调侃,“你看我们现在也开始喝白酒了吧?“以前他们也不喝,或者喝的很少,现在跟我们一样,都会变。

  朱学东:酒局是一个非常好的不同文化、不同社会阶层之间的交流平台。这个过程中学会倾听、学会观察,对我们人生会非常重要。

  曾经我的世界就在眼前,这杯酒里边,没有时间去接触很多新的东西,我就通过听,听朋友讲世界大事、讲文化,讲所有的东西,对于我来讲是一个快速获取信息的过程。

  同时我们也要学会平等,酒桌上非常平等,我从来不强迫人家喝酒,那别人要劝,能喝就喝,不能喝就不喝,诚意最重要。

  在这个过程中,不仅是人与人之间的交往,还有很多新的知识、新的认识。比如听到一个新的概念要去理解、去查阅。在酒桌上我的收获比很多地方的都要大,它让我们认识了这个世界的复杂性和多样性,同时也知道平等的重要性。

  2019年5月9日,搜狐酒业联合文史学者纪连海、著名相声演员李金斗等文化学者、跨界嘉宾,共同开启年度重磅系列活动——“中国酒业文化探香之旅”。朱学东作为“探香之旅”嘉宾团成员,出席启动仪式。

  搜狐将充分发挥“媒体+平台”的优势,组成专业团队深入走访酒区一线,寻找中国酒文化中的闪光点与向心力,助力酒业文化的传播和发扬。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