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23岁调酒师人生逆转

  香港不少年轻人面对不如意的社会环境,如上楼难,或者靠家荫无需一份长工,令他们迷失於现实裏,没有理想和目标,又或是被生活逐渐压垮,不自觉埋没自己的才华和能力。今次受访的年轻调酒师,之前没有一份工作做得长,三个月於他已是最长了。如今受僱於酒吧,由年初至今已做了八个月。无脚的小鸟因为一个家定下来。这位自诩天才的调酒师,品酒论人生,特地炮製一杯特饮以代表时下大多数年轻人的心态,这是一杯名为“迷”的饮品。他认为即使人在海洋中迷失,凭实力仍可力争上游。/大公报记者 陈惠芳(文) 黄洋港(图)

  眼前这位双臂有纹身的调酒师周凯旋(lvan),23岁,已娶妻并为人父。过去曾误入歧途的他,目前在火锅店的酒吧担任调酒师,“如果不是要成家,可能我一早走了,我相信鱼唔过塘唔肥。去过台湾看到当地的酒吧,地方宽敞,设计时尚,还有令人目不暇给的酒类,我打算举家往台湾发展。当地租金便宜,环境又不似香港的人多挤迫,在那裏,我可以开酒吧追梦。”

  

  lvan过往工作没有目标,随着他遇上一份酒吧的工作,仅以两个月时间就成为调酒师,客人更是有增无减。他曾帅气说过:“那我係咪天才先!”更言天才与白痴只是一线之差。他反问:“毕加索是天才还是白痴?没得说。说我是天才?当然我不敢说自己是最好的一个,起码我不是白痴。”谈到时下的年轻人,他即席构思一杯饮料反映他们的心态,不花多久,他已想到怎炮製。

  这杯“迷”的特饮以海洋为主题,他认为人在海洋会迷失,如何找到地方登岸,必须靠自己的实力。面前这一杯蓝色特饮,杯底有白色粒状,薄荷叶浮在中央,饮料的气泡不停流动,薄荷叶却一直浮不上面。

  “蓝色代表海洋,杯底的白色粒状代表沉在海底的沙,中间的薄荷叶随杯内海水流动,但不会浮上面。此因人在海洋容易迷失,漂流何处才能登岸,便要靠自己的实力力争上游。”他说。

  “上中学后,我不时逃学,上堂就睡觉,细路仔边个唔贪玩。我是末代会考生,虽然没有好好读书,但我次次考试除了英文科外,物理、化学、中文、数学等全部合格,连老师都讚我,却又对我没奈何。之后曾报考了三次DSE,但我每次都没有考。何解?唔想考囉。”

  lvan如此轻鬆道来,是时下不少年轻人的写照。但他没有家荫,始终要面对现实,揾番份工。他第一份工在一间高级餐厅的酒吧任职,可是首日返工已搞到一团糟。

  “那天酒吧的同事个个忙到团团转,无人话我知要做什麼。由於英文差,连餐酒的名字我都看不明白,后来想走时,现在是我的师傅更是契爷的他,叫我每日只须负责(冲)咖啡、奶茶的工作,并给我一周时间,每日可问他三个问题。有次他反问七喜和雪碧有什麼分别?我一时想不到,翌日我反问契爷,他跟我说它们是两种不同的汽水,原来就是咁简单。当时我日日刨读餐饮menu,了解调酒的材料,从中学习,亦学识了不少英文字。”他说。

  一个做不到长工的lvan,后来试过做楼面,千篇一律的工作对他没有挑战性,最后才决定学做调酒师,短短时间便学懂调酒师基本技巧,不够一年升为经理。不过,他从来不会参加比赛。

  “拿到第一名又点呢?我有的是实力,哪须同人比较。又说回毕加索,有人说他是画坛的天才。我自觉也是调酒天才,这就够啦!”他的豪言,不禁令人想到《世间始终你好》一曲中的歌词:“论武功,俗世中不知边个高,或者绝招同途异路……”他似是不屑於杯中论武功。

  lvan现任职“麻神”调酒师,属经理级,酒吧有menu,但客人另有要求,他一样可以满足他们。“客人有时想不到饮什麼,有些想要酸的饮品,有些要求烈一点的,又有些要求甜一点的。我和楼面说,问客人想要什麼味道?我便会调校出他们想要的口味,无难度㖞!”

  “守时是做人最基本的原则,更何况是工作,我好讨厌人迟到,试过等人等了45分鐘,我理得你是谁,转身就走。我每日下午三时上班,开始做各样準备,而且会试下调製不同特饮。不太忙的时候,我会走出酒吧同客人沟通,多点知道他们的口味,客人下次来时,你调校上次他想饮的饮品,他们就知道你是用心工作。因为menu是死、人是生的,这样客人才会再来。挑战自己的实力永远是我的目标,本来我已辞职了,惟当日请我的老闆Marco对我好,一直不想我离开,既然去台湾的计劃还有事未办好,暂时留下来继续帮手。”

  lvan不再迷失,未来更有挑战的目标。回首当年误入歧途,他自觉是迷失方向,虽然他已付出代价,却从没后悔过。

  他说:“过去了,后悔徒浪费时间,而且亦是难得的经验,如今有了太太、儿子,我要为他们想多一步。这次决定去台湾,未知成功与否,但我不试就一定不成功,对不?”老闆当然不想失去这位得力员工,可是天下无不散之筵席,lvan对老闆还是有点歉意。

  自古成功在尝试,年轻人莫再自怨自艾,前路即使是“迷”,但如不尝试便会被“迷”吞噬。lvan的现实版人生,告别迷茫,靠的就是实力二字。 部分图片:受访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