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具象的茅台酒和抽象的国酒文化

  茅台酒在以醉人的芳香让世界了解自己的同时,也让其了解中国白酒、中国文化。国酒文化既是对茅台酒企业文化的全面概括,在一个更宽泛的层面上,构成了中国酒文化大树最为挺拔的树干和景观。

  翻开一部中国酒典,茅台酒的故事居多。从汉武帝饮枸酱酒而甘美到秦商聚茅台的胜景,从怒掷酒瓶振国威的悲壮到融化历史坚冰的豪迈,从捕捉泥土和空气情思的低斟浅吟到醉了中国也醉了五大洲的盛世之颂等,具象的茅台酒和抽象的国酒文化,仿佛是绝伦的史诗,将酒文化的韵味展现得淋漓尽致。

  自古而今,国酒文化始终是一个不拘泥于饮者的特殊载体——文人骚客纷至沓来,为的是在茅台酒的诗情中寻找灵感,去生发更优美的诗篇;政治家们把酒临风,在豪迈痛饮中,彼此间不知不觉架起了诗一样的彩虹;外交家们以酒为媒,杯杯香浓,让人体会到的不仅是中华民族好客的心地,更是这个伟大的民族诗性的另一面……当然,这本身就体现了国酒文化的生动侧面。

  

  国酒文化的形成,从根本上讲,不是一个纯理论的建树过程,而是在岁月的长河中,一代又一代茅台人创造性的实践、升华积淀的结果。

  白酒历史源远流长,在中国人的传承中,白酒有着特殊的地位。一部中华文明史,处处飘溢着浓郁的酒香。酒,一直是庆典、祭祀、表达尊崇、抒发情感的最好载体。

  现在越来越多的白酒企业以长远的眼光看待酒文化。白酒市场的竞争,因此又多了一个手段,那就是酒文化的竞争。这对中国白酒产业的发展,极具历史和现实意义,它标志着中国白酒品牌意识的觉醒。中国白酒企业在经历资源竞争、广告竞争、促销竞争后,开始转向品牌竞争。

  品牌文化有时体现在名称的差异性上:“道光廿五酒”把中国清朝历史借用到酒类品牌上,是一种大胆尝试;“今世缘”则把品牌定位在人间最珍贵的“缘”字上;其他诸如“黄鹤楼”、“故宫酒”等等,都是一种文化和历史特征的表现手法。

  品牌文化有时又体现在包装的差异性上:一些品牌借助中国传统陶文化、瓷文化创新,充分体现民族文化的特征。“水井坊”是白酒品牌文化体现在包装上的经典之作:整体凸现历史与现代文化有机融合的独特韵味。

  品牌文化往往借助广告宣传进一步放大其个性差异:五粮液在央视播放的“五粮液的故事”,茅台的“造物传奇”,水井坊的“中国白酒第一坊”等广告传播,其良好效果充分体现在市场营销上,从而使“茅五剑泸”高居白酒品牌金字塔的塔尖,占据绝对市场份额,品牌文化进一步放大,形成坚实的品牌屏障,w66利来从而让品牌彻底脱离低层次通路竞争、广告竞争、促销竞争。

  文化是个财富,当你把消费者心目中沉淀的文化从潜意识中唤醒,形成共振,白酒品牌就能走进人心,经销商、消费者才会形成品牌忠诚,最终对你的产品买单。

  同时我们又看到,白酒文化近几年越演越邪门,成了许多白酒的“皇帝新衣”,停留在文化的表面上。某种意义上讲,这样的文化是伪文化,是对文化的曲解和玷污。

  文化不是做出来,它是实实在在的,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硬做,就是泛文化,只会让白酒忸昵作态,反倒失去白酒业应有的本质和气慨。

  许多企业对于文化的误解是:文化酒是一种在名称上具有文化品位、在创意开发上具有文化含量、在产品包装装潢上给人高雅的美感享受,并通过文化营销传播手段,进行市场推广的饮料。文化酒既包括物质形态又包括精神形态,是人类酿酒与饮酒的传统与精华。这种理解导致了白酒企业对文化的曲解,于是,文化成了争论谁家的历史更悠久、谁家的包装更古朴、谁家的广告更“文化”。

  泛文化、伪文化,就如勾兑的水酒,香气浓浓,却又酒质似水。消费者毕竟有智慧,很快就发现:“酒是一样的,只是包装变了”。这种浅薄层次的文化诉求,成为整个行业的自杀行为。消费者在竞争中看到白酒文化了吗?看到的是现代造假文化。浅谈国酒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