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古代诗人与酒文化的关系是什么?分析古代文学

  中国古代的文人墨客,不论富贵贫贱,通达潦倒,欢喜哀愁,都离不开酒。饮酒与文化,更是纠缠在一起,千百年来水乳交融。

  中国文人嗜酒的最初记录已无从可考,在诸子争鸣的战国,这一现象并不明显,虽然有过一些爱酒的侠士,但他们从严格意义上讲算不得文人,真正将文化与酒并在一起,大概应从士族的初兴算起,应该是从汉代,但在汉代,流行的是赋,赋篇幅长,又兴排比铺陈,讲究语言华美,借一时的酒兴大概不易成功,因此,当时并不十分流行。

  但士大夫清谈之中常以酒为伴,到了魏晋时,从曹操开始,酒便步入了文化殿堂。曹操写诗如老将,悲壮苍凉,当然 非有酒不可,在他的传世名篇《短歌行》中就有“对酒当歌,人生几何?”的句子。继曹操之后,建安七子也纷纷继承曹操的诗风。

  到了竹林七贤的年代,这些怪诞的文人由于对世道、统治者的不满,更是与酒为伍。他们大都饮酒不节,借酒来发泄心中的苦闷,抒发表现自己内心孤独、空幻的生命体验。

  酒与文化的结合,最为人熟悉的还应是李白。李白生活在盛唐,国富民安,盛行侠气。侠以豪放重义而为侠,酒当然是最好的陪衬。李白常“拔剑四顾心茫然”当然亦是侠中一员。

  唐朝的豪迈之风,宋朝仍有延续,苏东坡、辛弃疾、黄山谷等一大批文人,也都是慷慨悲歌之士。“诗酒趁年华”是苏东坡对待生活的基本态度。

  对于南宋爱国文人来说,酒更强烈地激发了他们决心抗敌报国的豪情壮志。陆游的“壮心未许全消尽,醉听檀槽出塞声”在醉中听到表现边塞壮士生活的《出塞曲》,诗人恨不得立刻去前线杀敌报国;辛弃疾的“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醉中抽出宝剑在灯下看了又看,那种战斗前夜的激动难宁,那种要把敌人斩尽杀绝的必胜意志由此而现。由于报国无门,壮志难酬,酒也时时触引他们的悲慨:张孝祥的“万里中原烽火北,一尊浊酒戍楼东,酒阑挥泪向悲风”就充满了沉痛之感。

  在宋朝另有一种借酒挥洒的文风,这在婉约词派中最为明显,他们与苏轼的“把酒问青天”及黄庭坚的“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风雨十年灯”截然不同,从温韦到五代的李后主再到柳三变、姜白石,皆是此类因酒感伤的文人。

  一是文人自身,由于文人以自己的视眼及单纯的思维方式关注世界,必然有 万千种他们不愿目睹的现实,借酒,只是聊以淡化这种美好愿望与现实反差所造成的不平衡;

  二是现实所造成的,例如竹林七贤中嵇康、阮籍,他们也并非刘伶类狂生,只因迫害重重,才不得不终日与酒为伴,以保护自己和减轻清醒时的痛苦;

  三是文化圈子中积淀下来的酒情结,使得文人们以酒为亲,将酒纳入文化,成为创作 的一部分。

  江小白的团队中,有着大量顶尖的创意人才。如果把这些人才放在一个营销公司或者一个广告公司,绝对可以为不同类型的客户提供层出不穷的创意。

  人攀明月不可得,月行却与人相随。 —— 李白《把酒问月·故人贾淳令予问之》 下马饮君酒,问君何所之?君言不得意,归卧南山陲。 —— 王维《送别》

  

  可以得出以下几个结论:白酒企业虽然数量较多,但是行业本身处于事实上的寡头垄断,以贵州茅台、五粮液、洋河股份和泸州老窖组成的高端样本在市场占有率和净利润方面攫取了行业的绝大部分利润;高端酒企中,贵州茅家占有一大半利润,五粮液、泸州老窖和洋河股份在剩下的份额中此消彼长,处于被支配地位,茅台处于绝对龙头而且增长异常稳健,只有后起之秀洋河可与之比肩;中低端市场受到高端酒企的挤压,但是失去的市场并不大,尤其是在失去部分市场份额的情况下,其净利润份额没有下降,这说明在十年间中低端酒企的盈利能力相比高端酒企是增长的;在企业市值的变化中,第一、第二名分别是古井贡酒和老白干酒,茅台仅排第三,五粮液、洋河和泸州老窖市值复合增长更低,这说明投资人持续十年持有公司股票,高端酒企的收益并不算特别突出。